图 腾 醉 (文革演义)第四十四回

第44回  目闪光飘蒙曼无心  心猿意马爱东有意

                      1

于蓝将三天的情况向王爱东汇报。爱东也感到可惜和疑惑:怎么说得好好的又支到宣传车上去了呢?林蝉玉好好的嗓子怎么被说成嘶哑呢?仔细推敲,心中一动问道:“你去找郭方雨登记的时候房间里还有一个人是吗?”

“是的,在与南下学生辩论会上出过风头的那个,只不知道名字。”

“他叫墨润秋。那是个说不清的杂种!我专门到他家乡去调查一趟,还是搞不清他的来龙去脉。此人有一些古怪的本事。也许,你给他看出端倪来了。今后要尽可能避开他。同时要特别注意他,弄清他在二司里的职务和活动。现在你既然与郭方雨有近距离的相识,这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可以对他展开情感攻势,从他那里获取些有用的东西。”

送走于蓝,太阳一抹余辉正掠过紫炉山的峰顶渐渐收敛,傍晚的清凉和草木的芳香布满校道各处。王爱东决定散散步。一转弯就看到蒙曼也在闲蹓达。她手一举,热情地招呼:“嗨,蒙曼!”

“王老师,您好!”蒙曼高兴地迎过来。她对这位容貌端庄风度成熟的老师一向来甚感爱慕。二人一起去福建出差的历程更增进了师生情谊。

王爱东一手拉住蒙曼的手,一手拍她肩膀,上下打量一记,说:“好多天没见你,丫头!更加健康漂亮了嘛!”

蒙曼受到称赞,乐滋滋的。被老师姐姐拉手拍肩的感觉也很美妙,有一种要投入她怀抱的欲望。

“文化大革命的火焰更加使你青春焕发了嘛!当头头了不是?”

“是的。王老师,您有没参加哪一派?”

王老师没回答问题,只是说:“我们找个地方坐吧,聊聊。”

两人在路边一把长椅上坐下来。刚坐下,蒙曼往腿上一拍,很响。王爱东说:“有蚊子?要不到我宿舍去吧,我那里有甜瓜!”

这是蒙曼第一次到老师的寝室。教工宿舍确实是学生宿舍不能比的。窗子精致,有窗纱窗帘。房间三张床。王爱东说:“住三个人。一个家在黄鹤,经常不来。一个回老家生孩子去了。”一边从床底下拿出一只甜瓜,“我去洗一下,你坐坐。”

老师出去洗瓜了。蒙曼目光浏览着老师的床:床单洁白,枕套淡雅,泛着温馨的气息。她有些心猿意马,痴痴的。出差住旅店的时候,她躺床上,隔着蚊帐看见王爱东三点式半裸的身体。奶白的肌肤,黄金比例的三围,坚挺的乳峰,让她看得如醉似痴。这是为什么呢,一个女人怎么会喜欢看另一个女人的身体呢?她弄不明白!此刻她想象着全裸的王老师躺在这张床上的情景,心旌摇曳。

老师回来了,将甜瓜放一只瓷盘里。脱下蓝黑色外套,里边浅红色短袖汗衫,乳峰撑着。蒙曼躲闪着目光看了一眼。又看一眼。

王爱东有所觉察,韵味十足地向蒙曼闪了一眼,取刀切瓜。“我得知你当了二司的头领,还是副部首,挺为你高兴!”她说,取一块瓜递给蒙曼。

“嗯,这瓜好甜!”蒙曼啃着,说,“王老师,你参加到我们二司来吧,好不好?”

王爱东啃完第二块甜瓜,一边擦手,说:“我目前不想参加。”又拿起第三块啃。一会儿两人就把瓜吃完了。爱东取了毛巾,把瓜皮端出去。一会儿回来,递湿毛巾与蒙曼擦手。终于坐下说话。

“你参加二司,倒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王爱东说,“照我原来的想法,你应当是参加一司,或者三司的。你一向表现不错,又是个共青团员。”

“老师您知道,以我的家庭背景,一司的门坎进不去。什么都不参加又不好。那时又还没有三司,供我选择的只有二司了。”

“现在有三司了。虽然是从一司变过来的,但策略和要求已经不同。如果你现在愿意参加三司,家庭背景已经不是问题。”

“老师您是——?您参加三司了吗?”

王爱东似乎犹豫了一下,说:“是的。我是三司的人。”

蒙曼内心本能地掠过一丝敌意,这一点让爱东捕捉到了,但还是说下去:“我们姐妹俩要是参加同一个组织,那该多好!你愿意改换过来吗?——退出,参加三司?”

“可我已经是二司的副部首了,没办法改换门庭了呀!而且这位置还是弟兄们投票选出来的。如果退出,对不起大家!”

王爱东不知接下去该说什么。默然中,她又一次感觉到了蒙曼掠过她胸前的目光。

“王老师,我走了吧。以后有闲空再来看望您!谢谢您的甜瓜!”

“不用客气,以后有空就来!我们虽然参加不同的组织,但那都不要放在心上,我们仍然是要好的姐妹!我喜欢你!”

                         2

送走蒙曼以后,王爱东心绪没着没落的。这不仅是因为工作上不顺利,而且似乎被蒙曼留下了什么,带走了什么。蒙曼那种躲闪着飘过她胸前的目光,让她感觉怪怪的。要是男人那样,倒没啥,只要不是明目张胆地盯着看,偶尔瞥一眼,算正常。可蒙曼她?

奇怪的还有她自己。从前男人这种目光也遇到过,不曾让她留下感觉。今天蒙曼却对她有了撩拨作用!就如打开体内某个信息素盒子,里边开始冒出白色蒸汽,袅袅扩散,搅得她心里痒痒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的流动!

王爱东快三十岁了,至今没有结婚,也没有恋人。她的母亲着急得很,不知毛病出在哪里。

其实毛病就出在文化上。传统文化告诉人们:男女之事羞于启齿,便在心里想想也是罪恶的。恰恰又来了个现代革命文化!王爱东对于革命文化特别能吸收,就如干泥块对水的吸收一样。从此传统文化加上革命文化,使她的两性之门开得极其狭窄。她不是要独身,但择偶的要求非常严格。对方的家庭社会关系、政治身份和思想、政治态度必须怎样,这第一章的内容就写了满满两页。这等政治条件农村干部中倒是有不少人符合的,但她又有文化程度、五官外貌、身高胖瘦等诸多要求。还有,思想上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没有私心杂念,没有低级趣味等等。另一方面,王爱东的革命孤僻症和过于方正的面孔又使大多数适龄男性敬而远之。

在择偶这件事上,理性太多了,感性之门就被锁闭。锁闭日久,正常的钥匙打不开,有时倒反而给不正常的钥匙提供一个机会。

她躺下,盖上毛巾被。却没入睡。似乎有一种热烘烘的气流托着她,让她感觉既舒适又烦躁,遂把毛巾被掀开,只留一角盖在肚脐上。头枕着手,眼睛睁着,痴痴地想心思。蒙曼那种偷偷往她身上溜的目光,以及由此在她身上引起的撩拨,她知道,在西方叫homosexuality,同性恋。那是腐朽没落的西方社会的臭东西,病态!在我们社会主义先进文明的环境里,怎么可以有这种念头呢?连男女异性恋,如果没在正常轨道上,想一想也是罪恶的!况且,她是共产党员,蒙曼则是共青团员,怎么可以呢!

然而工作的事也爬上心头。于蓝那里虽然有了开始,却意外地挫折,慢慢地再想办法吧。蒙曼这里,要是能将她拉过来就好了。那是条大鱼,二司的头领,拉过来收获非同寻常。然而看样子很难。主要的症结是,二司实行了民主选举制度。这个制度是西方资本主义的伪民主,但看来也有它厉害之处。被选上的人,心理上有一种荣誉感和对于选民的责任感,诱其背叛不容易。蒙曼就是这种情况,她说改换门庭对不起投她票的众弟兄。这是最难攻的心结。

然而真的就不可能了吗?使用非正常手段行不行?

历来在政治领域和情报领域最常用的手法是美人计。对蒙曼而言,应当弄个漂亮小伙子去和她谈。但那太麻烦。三司里找个漂亮小伙子不是很难,但同时兼具气质和技术方面的条件就少了。怎样去接近去诱惑,那是个漫长的过程。还不一定能成功。

“倒不如我自己出场吧!”她猛然冒上来这么个念头,“我自己来当美人。你看她那垂涎欲滴的目光!”

这个念头犹如划着一根火柴,体内的火焰一下子蹿了上来,让她产生了被蒙曼那强有力的手臂紧紧抱住,被她肌肉发达的身体辗压的欲望,不禁将手从后脑下抽出来,往自己的胸部和下面摸去。

“工作需要!”她为自己的欲火找到一个意义出口。为了工作,这是可以接受的。她决定了。

                         3

第二天买酒买花生、瓜子、猪头肉和酱鸭,还有梨子苹果,又在教工食堂买了米饭。接着去女生宿舍巡视,个别问问情况。乘隙悄声对蒙曼说:“晚上到我那里去!别吃饭,我有吃的。”

蒙曼敲门的时候,心里似有一种隐秘的期待。门开了,四只眼睛相对,又避开。书桌现摆在与床平行的位置,酒菜列陈。老师穿着粉红色短袖薄绒线衫。

“王老师,请我喝酒?不好意思!”蒙曼看着酒和猪头肉说。

“记得在天远县城你津津有味吃猪头肉的时候,说是要有白酒就好了。我今天就特地给你补上这个味。好胃口是一种福气,我喜欢看着你吃。来吧,别客气,你坐椅子,我坐床。咱们姐妹今天乐乐,一醉方休!”

蒙曼坐下说:“王老师,您会喝酒吗?我原以为您滴酒不沾呢!”

王爱东往两个小玻璃杯斟白酒。给客人斟满,自己的只斟一点点。两人举起碰杯,喝了一口。爱东手里拿着杯,柔声说道:“不要叫我老师,也不要用‘您’。咱们是好姐妹,平称好,亲热些!现在先陪你喝点白酒,然后我喝红的。其实我酒量不行。”

喝着聊着,两人渐渐的酒意朦胧。也感到热了。蒙曼脱下外套,露出的也是短袖薄绒线衫。干脆绒线衫也脱了,只剩紧身女式背心,露出了圆浑的肩膀和胳膊,以及发达的胸部。王老师闪着眼欣赏了蒙曼雄壮的肌肉,也脱下绒线衫,剩下紧身女式背心,粉红色的。

蒙曼羞怯地往老师的乳峰飘了两眼,脸本来就现酒红,此刻更加红了。低下头喝酒。

“小姑娘不好意思了?”王爱东酒遮住脸,撩拨说。

蒙曼抬起头乜斜着眼说:“王老师,你真美!我要是个男人,一定会疯狂追求你!”

王爱东擎着酒杯起立,往房间那头踱了几步,感慨说:“可我到今都没有经历过男人。人生易老啊!”

踱回来,立到蒙曼身后,一手按住她圆浑肉感的肩膀,抚摸着,说:“其实你也可以疯狂追求呀!”就低首去吻她的脸颊。

蒙曼惊喜交集,仰头回吻她的老师,而且起身,推开椅子。

                           4

天还没亮,王爱东先醒。蒙曼枕着她的肩头,一手一腿压在她的身上,睡得正沉。爱东一只手搂着蒙曼,脑子里就开始准备接下去的重要谈话。

蒙曼终于醒了。没睁开眼睛,只娇憨地蹭着哼着。王爱东怜爱地又抚又拍,将手从她的项下抽出来,起身上了趟厕所,回来倒了两杯水。蒙曼在伸懒腰打呵欠。爱东递给她一杯水,她欠起身喝了。爱东自己也喝了水,上床钻进被窝躺下,将蒙曼重新搂着。

“咱们现在已经不是一般的关系了!”王爱东说,“本来不应该这样的。告诉你,我这是为了工作需要,这样比较好谈。咱们现在是两口子了,有事可以直说。以后你可以经常到我这儿来,我会尽量使你快乐。但是你也得为我做些事。我是三司里一个重要干部,没公开的。负责情报工作。前天说叫你退出二司,参加到三司里来。你说拉不下面子。其实我不是叫你公开退出,只思想立场上退出就行了,参加三司也是秘密的。你仍然留在二司里当你的副部首,另一方面秘密为我们服务。二司有什么动向什么情况,你及时告诉我。行不行?”

蒙曼静静听着,没说话,也没动。

“睡着了?”

“你说吧。”

“人活着,首先得有政治头脑!”辅导员教育道,“有政治头脑的过得好,没政治头脑的过得不好。你看1957年那些站错边的人,他们有政治头脑吗?结果活得怎么样?站在哪一边至关重要。在我们中国,永远要记住这一点:站在共产党一边!——睡着了?”

“没有。你说吧。”

“当前文化大革命,两派都说是站在共产党一边。怎么可能呢?其中必有一派是真正站在共产党一边,另一派不是。判断的依据是,看哪一边共产党员多;第二,看谁的思想观念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显然,三司是真正站在共产党一边的。当然,你们二司支持江青同志,江青同志也是共产党。但那只是共产党的领导层发生了暂时的意见分歧,最终还是会统一的。即使江青同志胜利了,也还是会回到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路线上来。而造反派的内心诉求是与马克思主义背道而驰的。——睡着了?”

“没有。”

“我的估计是,这场文化大革命,不管上层的斗争最后谁胜谁负,造反派最终都没好果子吃。江青同志胜利了,造反派会受到冷落和整肃。刘少奇同志胜利了,造反派会受到清算、斗争,划为右派分子,甚至下狱,杀头!——你在听没有?”

“怎没听你提毛主席哪?”

“江青同志和毛主席一回事,说江青也是在说毛主席!我是说,你要是明智一点,现在就应当退出二司。不是公开退出,而是按照我说的做,供给我们有关二司的情报,为党立功。这对你今后的前途和生活,是大有益处的!”

蒙曼还是沉默。王爱东就轻轻抚摸她,揉搓她。蒙曼开始蠕动。

“应当使她离不开我!”王爱东想,翻身压上去。

蒙曼走的时候,答应了王老师的要求。

欲知后事演绎,且看下回分解;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