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 腾 醉 (文革演义)第四十六回

第46回  校帘鲜亮争斗闲气  细雨迷蒙再试拳头

                       1

在“二月逆流”的打击下,二司一败涂地。没有了广播台,只偶尔有个别死硬分子做了个硬纸板喇叭趴在窗口乱喊。原已夺得的汽车调动权、物资调配权都被三司夺走。连食堂管理权也失去。如果老三不高兴,随时可以让这些二癞子没饭吃。

然而,如果情况便这样继续下去,文化大革命岂不是定局了?这样定局,毛泽东他老人家会满意吗?

所以,正如墨润秋预料的那样,形势还会有反复。源头是北京那股“二月逆流”能不能逆下去。以谭振林为首一伙高官直闯怀仁堂,问毛泽东想干啥?毛申斥说:那么伯达杀头,林彪充军,我和江青离开北京,谭振林来当中央文革组长,好不好?

北京举行了反击“二月逆流”的大规模群众集会和百万人游行。口号响彻云霄:“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誓死捍卫中央文革!誓死捍卫文化大革命!”

北京的风吹草动很快在鸿蒙大学的大字报栏报导出来。三司组织力量将《文革快讯》和对方大字报及时覆盖,或刷大标语涂抹之。然而二癞子们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又贴。结果把大字报栏弄成厚厚的千层饼。

终于,大字报栏贴出了“最新消息”:被抓的工人造反头领大都放出来了,被宣布解散的工人总部恢复了。心照不宣的消息是:有关支左部队承认犯了方向路线错误。

头领释放的时候,喽罗敲锣打鼓放鞭炮到监狱门口去迎接。顺势又游行。小游行汇成了大游行,进而形成了全市规模的造反派大游行!黄鹤市的文化大革命再一次出现了如火如荼的造反形势!

                       2

鸿大二司总部策划夺回广播台。郭方雨跟墨润秋谈起此事。墨润秋说:“不要攻夺吧,自己设立一个广播室。与三司谈判,共享高音喇叭网,轮流广播。例如说,一三五由他们的广播室接入广播,二四六由你们的广播室接入,星期天休息。这样可以创造共处气氛。如果打来打去,皮破血流的,容易给支左部队造成干涉的借口。”

郭方雨沉思说:“如果能够和谈,也是不错!”

“广播室设在地物系大楼,与总部在一起,易于守卫,省得形势变化又让人来攻打那孤军在外的广播台。此外,我去师范学院看过,你们司令部所在的大楼比较简陋。学院所处的位置又远离造反派比较集中的地区,且临江而建,易攻难守。所以,我建议你们把司令部搬到鸿蒙来,也放在地物大楼。大楼处于山谷之中,山壁陡峭,山上有旧时碉堡;只有一个山口出入;到时候把山口封锁,也可抵挡一阵。”

“这是个好主意!”郭方雨说,“缩短战线,易于守卫!”

“斗争可能会出现非常严酷的局面。中央文革小组提出文攻武卫以后,各派纷纷拿起棍棒、长矛。武器可能还会升级。”

“这个,司令部和总部都在重视。我们已经有所筹划,准备了砖块黄砂水泥等材料,危急的时候可以封堵楼梯、关口。准备了粮食等各种物资,楼里守一两个月不成问题。我们也开始准备武器。”

“什么武器?”墨润秋问。

“青龙偃月刀,三尖两刃刀,钩镰枪,丈八蛇矛,九花板斧,响尾西瓜刀,六节四连鞭,还有吹毛过菜刀!”

墨润秋笑起来:“就是青面兽杨志那个吹毛过啊?还是梁山泊,还是冷兵器时代?你们对手的后台老板高俅现在连原子弹都有了!”

“我们不跟高俅打,跟老三打!”

“要是高俅将原子弹给了老三呢?——原子弹当然不会,但其它东西,冲锋枪、装甲车之类,可能是会给的。老三有行政资源。一旦打起来,你们那些丈八蛇矛之类根本不管用。你们要不就别干了,解散了,投降了,准备以后接受算账和管制吧。要不就得自己研制武器,准备打仗。中鼎工学院是造反派的天下,属你们二司领导,这是个有利条件。快叫他们利用其科研力量和生产设备制造常规武器和新式武器!”

郭方雨点头沉吟。

墨润秋又说:“科研力量多在牛鬼蛇神的队伍中。你们要搞统一战线,团结牛鬼蛇神,共同对付保守派。保守派一向是牛鬼蛇神的压迫者,他们患有圣人孤僻症。这时候你给牛们一个机会,这些教授、专家会高兴得废寝忘食。不但中鼎工学院的,其它院校的教授、专家、牛鬼蛇神,你们都要团结!”

“你的意见很宝贵,我回去一定提供给司令部研究讨论。”

不久,二司司令部真的从师范学院搬到了鸿蒙大学地物大楼。

                       3

时逢五一国际劳动节,全市造反派举行庆祝五一节大游行。

吃过早饭,鸿蒙大学八字兵在操场整成五路纵队,举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大旗,毛泽东“宝像”,准备出发。这都没什么问题。但你往队伍的最前端看去,就发现有可争议之处了:他们举着鸿蒙大学的校帘!校帘是最近刚制成的。豪华型,横长方,锦缎金色面料,彩条镶边,中绣“鸿蒙大学”四个红锦大字。

这本来无可无不可,三司气量大一点的话。偏偏这天早上举行“早请示晚汇报”仪式时,刚刚学习过一条毛主席语录“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他们就认真起来。发现二司举校帘出去游行,这怎么可以呢,二司单方面怎么能代表鸿蒙大学呢?于是李红遇亲自奔入广播台抓起麦克风叫喊:“三司的腾志们钻友们紧急集合!校门口的到!二司单方面举校帘出去游行,我们绝对的不准!”

于是“蹲义红卫兵”的“腾志钻友”蚁集到校门口堵住,不让老二出去。要出可以,必须留下校帘。

五路纵队一步步往门口行进。“蹲义”红卫兵手挽手一层层堵住门口。双方距离越逼越近,眼看又要发生流血冲突。

就在这这千钧一发的当儿,以钱未庄教授为首的“鸿蒙大学毛泽东思想革命造反调和小组”赶来了,要进行调解。

当初这个“革命造反调和小组”成立的时候受到过三司的批判:阶级斗争是不可调和的。钱教授去与他们说:你们三司是革命的,二司是造反的;我们只是想在两派之间起个沟通的作用。三司听到承认自己是革命的,方才舒服了。此时,在这个危急时刻,果然调和小组可以出来发挥作用!

在调和小组的劝说下,二司队伍后退三十步,脱离接触。然后,双方总部各派三个代表进行谈判。

谈判进行得非常艰难。二司说,下一次你们三司也可打着校帘出去游行,我们不反对。

三司说,那不行,我们在原则问题上不会让步。你们这一出去造成的影响,好像我们鸿蒙大学已经由你们二司当家了似的。

调和小组觉得二司的意见可行。老三却死活不答应。

“那么我提个方案,你们看行不行。抓阄如何?要不,举行一次体育比赛吧,谁赢按谁的主张办!”钱教授说。

最后竟达成这样的协议:双方各派一个代表上台进行拳击比赛,谁赢了按照谁的主张行事!

二司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拳击手李熊,郭方雨对他很有信心,所以就同意了。三司里边也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拳击手刘牛,庆余红遇也对他很有信心。

庆余为了万无一失,还悄悄给刘牛吃两颗兴奋剂药丸。这种药丸是张家的祖传秘方,采集广东庆余家乡山上十多种植物昆虫,炼蜜成丸。其中成分之一是罂粟壳粉末。庆余出来上学,将药丸带一些在身边。此时关键时刻,他就给刘牛也吃两颗。因而刘牛一上台就像一只睡足了觉的公鸡又跳又叫。

李熊呢,今天状态不太好,好像没睡够。

恰好校门旁边有一个土台子,李熊和刘牛就跳上去开赛。

比赛进行得难解难分。三司的刘牛略占上风。有一次老二李熊被打倒在地,裁判数到八才站起来。孙召达看到形势不容乐观,悄悄集合他的铁血支队到队伍的最前端。同时让校帘从最前端往队伍中间移动一点,叫蒙曼集合她的娘子军围护在校帘周边。刚布置就绪,只听老三们一阵喝彩,李熊再次被打倒在地!

事不宜迟,召达一声令下,铁血队即对校门口的老三人墙猛冲,撞开一个大缺口。那些正兴奋得大叫的守门三哥猝不及防,纷纷倒地,与李熊一样爬不起来。于是二司的五路纵队,包括那面金碧辉煌的校帘,像决堤的河水一般奔流而出!

老三们急忙追出去,紧紧咬住二司的队伍,要抢夺校帘,或捣散队伍。

天空早就乌云密布,这时飘下毛毛细雨。路面变得湿滑,人的头脸衣服也被打湿。老三以散兵形式一次次向老二的队列冲击。老二则在每次混乱之后恢复队形,继续前进。

这攻守之势,利与不利明也。你冲击人家队伍,这里那里突入去十几个人七八个人,立即就陷于众二癞子的贴身包围之中。四周都是伸过来的拳头,你除了双手护头之外,还能做什么呢?因此三司的人被打得鬼哭狼嚎,有的倒在地上,泥呀水呀滚得象只泥猪。效益则一点也没有。二痞子们尽管也有些狼狈,在搏斗中也有滚得像一只泥猪的,但他们一直都保持五路纵队前进。

                       4

墨润秋没有在游行队伍之中,却在队伍之旁。通常他应当看看戏就回去了,特别是天空飘下毛毛细雨之后就应当回去了。可是今天有一个情况让他放心不下,有一个女人让他记挂着,那就是林博源!便冒雨跟在看热闹的人群中留意着。

当遵义红卫兵蚁集大门口企图阻挡毛思红卫兵游行时,墨润秋就感到前者愚不可及。首先,这像是在争闲气。其次,你后发制于人,要将校帘夺过来谈何容易!二司整队成列,以逸待劳;三司匆促上阵,进退失据;因此这一场争竞必以三司的失败告终,而且显出滑稽相,为天下人笑。

然而三司的人不这么看,都在奋不顾身冲击二司的队伍,包括林博源。墨润秋十分为这个女人担忧。他知道博源特别忌恨蒙曼,要寻机会抓蒙曼一把大花脸。在今天这样的形势下,倘若让忌恨冲昏头脑,不顾一切跟着别人突进去直扑蒙曼,那母夜叉不把她踩扁才怪。墨润秋觉得必须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跟在附近,密切注意博源的动向。她们遵义红卫女兵都集中在对方女队附近,准备女人跟女人打。

果然,遵义红卫女兵开始冲击蒙曼带领的毛思红卫女兵了。博源猫下腰就要一头撞进去。却被一旁盯着的润秋一把抱住,厉声说:“博源,找死呀?”

博源一看是墨润秋,被他那强有力的男人臂膀一抱,有些晕了,脚下一滑,就顺势倒在他怀里。墨润秋赶紧扶她站好。

这个过程被张庆余尽收眼底。妒火派火一道升上来,赶过来从背后对着墨润秋颈脖就是一拳头。庆余祖上是有人当过拳师的,武术代代相传。他知道脖颈那里有一个穴位,打到的话墨某人最多就剩下半条命。

然而墨润秋也不是庸常之辈,他脑子的构造里边有一个敌情探测和报警系统,忽然一阵急促的滴滴声,知道不好,又感到有气自左边来,头颈就自动向右边一歪。刚一歪,庆余的铁拳就擦边而过,几乎砸着林博源。润秋下蹲转身马步的动作一气呵成,扬腿一扫,几乎将对手踢倒,这才看清是张庆余!庆余尽管反应也快,及时后仰,手臂还是被扫着了,踉跄着后跌了几步才站定。既站定,两眼喷火,右手竖上去,手腕勾着像眼镜蛇。左手伸在屁股后边,手腕摇着像响尾蛇。脚步旋转着向墨润秋逼过来。墨润秋也弓身握拳旋转。庆余飞起一脚。润秋贴地避开,又急步进拳直捣对方心口。庆余一个筋斗后避,站定。润秋又连连进拳。庆余左避右闪,也进拳,逼迫墨润秋转为守势。润秋退几步,发一声喊,蹦起腾空朝庆余蹬去。这一下蹬着了,庆余倒地。既倒地,墨润秋静立而待。两人都浑身泥水,满脸涂乌。

这一场武打吸引人们驻足围观,包括游行的队伍也停下来看,喝彩。

只见庆余咬咬牙立起,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打开嗅了嗅,盖上。又掏出两条红色手绢和另一只小瓶子,打开小瓶往手绢倒了点液体。一手握一条红绢舞了起来。舞姿像是女人。墨润秋愣着,吃不准对方是什么路数。

林博源窜过来拉起墨润秋就走,说:“快走!那是暗器!”

润秋愣了一下,决定走,但知道此时最安全的地方在哪儿。便将博源往相反的方向拽,进入二司的队伍。本来正看得入迷的蒙曼,看到墨润秋居然拉扯进来一个林博源,顾不得惊讶,张开十指就往林博源抓去。墨润秋知道不好,赶紧将博源推出队伍,说:“博源,赶快回家去,不要淋雨了!”

游行队伍继续前进,墨润秋在其中要跟着走,这才发现脚上少一只鞋。他本来穿着的是咖啡色跃进牌猪皮鞋,刚才与张庆余打斗时左脚那只不知丢哪儿去了。他左右张望,企图找回来,却只看到别人丢失的一只黑色布鞋,只好穿了。于是他左脚红皮鞋右脚黑布鞋,样子很滑稽地参加了二司的游行。

欲知后事演绎,且看下回分解;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