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 腾 醉 (文革演义)第四十三回

第43回  邢高参指示搞情报  美于蓝受命入二司

                       1

赵永夫、张晓川、陈郁文被叫到北京汇报情况。林彪主持的会议。三人在会上大谈镇压反革命的经验。说完走下讲台就被逮捕了。中央将他们的举措定为反革命政变。三人都被判了刑。(直至1977年,“粉碎四人帮”以后,还在监狱服刑的赵永夫才由叶剑英说话,给放了出来。)

青海事件给了各省市当权派一个警示:敢对造反派开枪,就得坐牢!他们汲取教训,从此便有点鬼头鬼脑缩手缩脚,尽量使用软的一手来对付造反派,不敢公开镇压。

黄鹤地区的当权者经过研究,决定为保守派群众组织设立参谋顾问组,自己不便出面做的事由保守派群众去做。

参谋顾问组为首的是省委组织部部长邢甫,其次是省工交政治部主任林离,以及拥军爱民办公室主任牛怀垄。

关于邢甫的历史,造反派挖出的资料中值得一提的是1958年4 月9日他当着青海省委书记时,在公安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公安工作大跃进的口号有了,目标有了,如何实现呢?办法就是动用专政工具,把社会上那些被认为是坏人和有可能成为坏人的人,统统抓起来,关进监狱。有些人虽然没有现行破坏活动,但可能是危险分子,可以采取秘密逮捕的方法,把他们搞起来。要搞得很艺术,谁也发现不了。要采取多种多样的办法,如让他们打架、互相告状、扭送等等。把危险分子都搞掉了,社会问题就少了。把他们抓起来,一个不放,死也要让他们死在监狱里!”

居然连没有现行却有可能成为坏人的人也要抓,并让他们死在监狱里,足见此人够阴毒。而且要秘密逮捕,搞得很艺术,让谁也发现不了。现在来当三司的高参,我们可以对后面事件的发展有个预估。

参谋顾问组采取秘密活动的方式,与胡连杰李红遇他们很少直接见面,有什么意见由一般工作人员跑腿传达。

这天,邢甫觉得意见重要,就把胡连杰李红遇召到省招待所311房间,指示说:“最近我重新研究你们的组织结构和工作安排,觉得还缺少一个重要的构件,那就是情报工作。这个一定要补起来。你们回去立即着手筹备这个事,建立一个情报系统,一周之内向我汇报。最好能设法打到二司内部去。要是能当他们的头领更好。那样,对方的动向我们都能掌握。”

胡连杰李红遇回去商量了一下,决定请张庆余担任情报部的头子,由他物色底下各总部的人,建立一个系统。

                      2

张庆余请王爱东老师担任三司鸿蒙大学情报站负责人。他诡秘地盯着王老师的眼睛,小声问:“能不能物色一个人打到他们内部去?或策反一个他们的人?”

王爱东脑子里浮现出两个人。一个是蒙曼,已经当了二司的副部首。另一个是于蓝,生物系三年级学生。那是个沉静腼腆的姑娘,长得妩媚雪白。

“我想想看吧。这事是不容易的。”王爱东犹疑地说。

于蓝的表哥的堂弟的妻子是王爱东的祖父的兄弟的连襟的孙女,拐弯儿排起来也算亲戚。由于同一个学校,亲戚们说起,也就转折认识了。时常有往来,星期天一起玩过,回家乡时也被对方家里托带过东西。于蓝对这位有点沾亲带故的老师备极尊敬,王爱东对这位美丽的学生妹也倍加关心。

此时爱东就打起于蓝的主意,一是关系密切,比较好谈;二是,美丽如花的女人是谍报工作的天然资源。而且,于蓝家庭出身“黑五类”,参加造反派组织顺理成章。

翌日星期天,王爱东约于蓝去大北湖蓬方岛玩。山下叫一只小木船,两人在船首相对而坐,舟嫂在船尾慢慢地摇着,向远处薄雾笼罩的那座小岛行进。蓝天白云,轻舟绿荷,连鱼儿也开心得不时地跃出水面。然而作为年轻姑娘的于蓝却没显出怎样的兴致。她是个性情沉闷的人,似乎前世历经沧桑看透人间万象,此生对于重新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怎么兴奋,甚至有点厌烦。

王爱东开言道:“这一向好吗?每日做些什么?”

“没做什么,就看看书。”

“专业书,虫子植物什么的?”

“不,那些东西现在不关心了。扫四旧时不是流落出来一些杂七杂八的书吗?他们在传着看。我也抓一两本翻翻。最近在看《红楼梦》,也是没滋没味的。”于蓝淡淡地说。她的肌肤丰腴白皙,明眸皓齿,此刻在绿绸小伞和旖旎波光的掩映下更加美若天仙。

“有没参加什么组织?仍然当逍遥派?”

“逍遥派。不想参加什么。”

终于划到蓬仙岛,登岸,沿林荫道漫步。

“我们假设,如果叫你非得参加组织不可,不许当逍遥派了。你愿意参加哪一派呢,二司还是三司?”王爱东继续舟上的谈话。

“如果非得参加不可,而且可以由我选择的话,我还是愿意参加三司的。二司的那些人有点流里流气,我不大看得上眼!”

“当然可以自主选择了!”

“三司有政治门坎的吧?像我这种出身‘黑五类’的人,他们不一定要。”

“三司虽然是从一司蜕变过来的,但策略已经转变,现在他们在家庭出身方面已经放宽尺度了。你愿意参加的话,我当你的介绍人。”

于蓝不说话了。两人沉默着走了一段,就上了英石茶轩,找个边角的桌子坐下来。

“当逍遥派不好!”王爱东教导说,“会被人说不关心文化大革命,甚至说成是消极对抗。我看你还是参加到三司来好!”

“那也是。像我这样出身的,最好不要给人家挑毛病。”

“参加三司有利于你的政治安全。文化大革命两派斗争的结果,最终肯定是三司胜,因为三司的思想追求与共产党的大方向是一致的,而共产党永远是中国社会的领导者。别看二司现在狂得很,但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他们内心想要的东西是与无产阶级专政背道而驰的。现在让他们表演吧,最终会受到清算!”

于蓝迷茫地望着湖面。一会儿才说:“那就参加三司吧。”

“这就行了!”王爱东高兴地说,“此时起你就算参加了!我也是参加三司的人,虽然没有戴袖章,实际上是三司的一名隐蔽干部。你跟我说,就是在三司里注册了。而且顶端的头领会知道你!”

于蓝惊讶地望着她的亲戚,脸上画着一个问号和一个惊叹号。

王爱东神情诡秘地环视了一圈环境。游客很少。茶轩里也冷清无人。但她还是压低声音说话:“三司奉上级指示,正在筹建一个情报系统。我是这个系统鸿蒙站的负责人。我想,最好有一个我们的人混进二司里去,及时获知对方的动向。”

于蓝已经隐隐知晓王爱东的意图,显得有些吃惊。

“我想,由你来担当这个角色比较合适!”爱东热切地说,“第一,你还没参加任何组织,一张白纸。第二,你出身不好,立到他们一边是顺理成章的事。第三,”痴痴地看着于蓝的脸,“你非常美丽,是开展情报工作的有利条件。”

于蓝默默低首,没有说话。王爱东顺势再烧一把火,说:“要是你进入这个角色,做好了,就是为党立一大功。到时候不但摆脱家庭出身的阴影,便要入党,也是不难的!”

又静默了一会儿,于蓝才抬起头来,说:“那么,回去我就找我们班二司战斗队的头报名,然后我听到什么情况,就告诉你。”

“从基层做起恐怕太慢,收益也不会大。能不能直接打进他们总部去,甚至司令部去呢?”

                          3

于蓝寻到地物系男生宿舍315室,敲门。门是虚掩着的,她走进去。屋里有两个人,一个是从农场杀回来时操场上讲过话,叫“想参加的来找我登记”的郭方雨,一个是在与南下学生辩论会上出过风头的高个子,叫不出名字。于蓝说:“你是郭部首?我想参加二司,请你给我登记一下好吗?”

光彩照人的于蓝使两个小伙子眼放异彩。郭方雨拉过一把椅子说:“请坐!我就是郭方雨。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队伍,共同为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而战斗!”取出花名册和笔,“现在就给你登记。大名?哪个系的?”

“我叫于蓝,生物系三年级(1)班的。”

“好名字!”墨润秋凑趣道,“沉鱼落雁的鱼?兰心蕙性的兰?”

于蓝转向润秋一笑,唇齿生辉地说:“于心不忍的于,蓝天白云的蓝!”

“于心不忍,心地善良。蓝天白云,自由飞翔。是个偏爱幻想的姑娘。只是家庭出身不怎么样,我猜得对不对?”润秋说,油嘴滑舌的。

“噢,你还会算命?”于蓝脸上泛过一阵红晕,艳光四溢地看润秋,“怎么知道我家庭出身不好呢?”

“我们假设在清朝,让主仆两个人站在一起,甚至将衣服换过来,然后叫人们来猜哪个是主哪个是仆。大多数人都能猜出来,因为表情和气概是有差别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的表情和气概有点像女仆?”

“有一点吧。这是我们社会中出身不好的人的共同特征。”

“你很聪明!”于蓝说,脸庞飘过一片乌云,“是的,我家庭出身不好。富农,黑五类。你们二司对家庭出身有设限吗?”

“没有设限。只要没有坑蒙拐骗偷盗抢劫杀人放火等犯罪前科的都可以参加。”郭方雨一边填写,“欢迎,欢迎!我这里登记之外,也请你给二司生物系支队的头领周志灵说一下,编入他们的小队。”

“周志灵我才不理他呢!不然我为什么直接找到你这里来?我见到周志灵就烦,互相不说话的!”

“你和周志灵是同一个班呢,怎么会不说话的?既然参加进二司来,大家都是同志了,不要不说话。团结为重!”郭方雨说。

“另一方面,我想在当前的文化大革命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于蓝说,“你知道,从前一司的人,以及现在三司的人,都把我看成贱民。我受到的歧视可多啦,真气人!如今碰到文化大革命,我就憋着一股劲要和他们找找茬。所以,郭部首,你要是直接指派我做什么工作,到总部管理文档动动笔头接接电话什么的,我会更加高兴些!有什么需要我冲在前头的,也决不会退缩!”

“那可以考虑!”方雨高兴地说,“我们可能正需要这么一个人,秘书之类。那么,明天你就到总部来吧,先把报纸传单之类整理一下。那些东西乱七八糟的丢了一屋,又舍不得扔掉。毕竟,那是文化大革命的宝贵资料。”

于蓝高兴地走了。方雨送到门口为她开门。在向部首说谢谢的同时,还投给墨润秋热辣的一瞥。

郭方雨回来坐下。墨润秋却似有所思,说:“报纸传单这些公开的东西可以由她整理,但若有需要保密的东西,会议记录,核心花名册,私人日记之类,还是不要让她接触为好。”

“怎么?你对她有怀疑?”

“初来乍到,还不了解。你去与周志灵核实一下情况,家庭出身,平时表现。特别是,真的与周志灵不说话?为什么不说话?”

                         4

下午郭方雨在总部看到周志灵,谈及了。出来,刚好在校道碰到墨润秋,就说:“于蓝情况基本属实。只是,在与周志灵的关系上,有点夸大其词。虽然话不多,也没有不说话。也许,她那样说是为了不甘屈居于基层。”

“她往时有没受到过红五类特别的压迫,与三司关系如何?”

“没有受过特别的压迫。她没什么思想行为方面的特征,与两边的人都不远不近。”

“我似乎有一种不太放心的直觉。暂时不要让她到总部吧,给她安排别的一个什么工作。例如,去政宣处当个广播员,对着麦克风或者跟着宣传车上街喊叫去。她的嗓子不错。”

“可是这样一来我就得改口了!”郭方雨犹豫地说。

“只不知你舍不舍得。她很美丽,也许你更喜欢把她留在身边。”墨润秋狡黠地看着方雨的脸,笑起来。

郭方雨擂了润秋一拳头,也笑起来,说:“你这是不给我驳回的余地了。不得不照你的意见办。”

                         5

第二天早上郭方雨去总部,于蓝已经等在门口。

“来这么早?好啊!”方雨说,掏钥匙开门。

于蓝跟进去,立住环视了一眼,就开始干活。这是一个普通的教室,课桌椅子全都推到墙边,中间背靠背摆了四张办公桌。于蓝想得周到,特地带一块抹布来。打了水来揩办公桌。揩抹的时候悄悄试了试抽屉,有些是锁着的,有的没锁。

“你先坐坐吧,别急着干活!”郭方雨说。

“没事。干完活再坐。”于蓝说,就开始收拾丢在周边课桌上的报纸、书刊和传单之类。

方雨走过来一道收拾,一边说:“昨晚我把你参加我们队伍,以及打算叫你到总部打杂的事与其他头领说了。不料政宣处的头领跟我争,说他们宣传车缺一个女声,要求安排你到政宣处。”

于蓝倍感意外:“你们宣传车不是有女声吗?我听到过的!”

方雨注意到她说的是“你们”而不是“咱们”。他解释道:“宣传车上原来是中文系的林蝉玉,她最近生病了,嗓子哑得说不出话。”

“就没别的人暂时替一替她吗?”于蓝没有放弃挽回的希望。

“没有。女生有的是,但有的人地方口音太重,有的人喉咙太粗,都不理想。嗓音既好普通话又标准的目前只有你了!”

于蓝疑心地看着郭瓦拉,说道:“究竟是政宣处头头要我呢,还是你改变主意让我去做广播员?”

方雨没有直接回答,只说:“服从工作需要吧。干一段时间看机会再把你调上来,好吗?”

分类捆扎好纸张,郭方雨领路,两人一起把东西送到另一个房间。木门上,弹子锁之外,又加挂了一把大铁锁。方雨掏出钥匙开门,于蓝先提两捆进去。却没有立即放下,手里拎着纸捆对房间东看西看。墙边有两排木架子,杂七杂八放些纸箱、木棒之类。里边有一个套间,门锁着。方雨说:“放这儿吧!”于蓝放下。

郭方雨走过去开了套间,进去取了什么东西放进口袋。于蓝跟过去往屋里看。靠墙也有木架子,她注意到第二层搁着一个靛青色布袋,说:“这布袋好像见过,在你们的展览上。是不是张庆余扛着跑的装黑材料的那个?”

方雨笑说:“正是!”又指布袋子旁一个纸箱,说:“这里边装的也是重要材料。不过我们的是红材料。”

“你们还没将布袋子连同黑材料一起销毁呀?留着做啥?”

“没有销毁。黑材料原是他们手里的子弹,准备用来打我们的。现在被我们夺过来,就变成我们将来清算他们的材料了。”

于蓝又指指那个纸箱子,问道:“所谓红材料又是些什么呢?”

郭方雨忽然想起润秋的警告,不言及了,只说:“我们出去吧!”

                         6

下午于蓝只好去向政宣处头领报到,翌日真的上了宣传车沿街喊叫一通。她倍感挫折,回来躺倒在床上,两手交叉在脑下,闷闷的看天花板。忽然一跃而起,登梯,向五层楼中文系女生住的地方寻去。打听到林蝉玉的寝室,敲门。

“请问林蝉玉住这儿吗?”

“我就是林蝉玉。你是?”

“你好!我是生物系的,叫于蓝,刚刚接替你宣传车上的工作。”

“啊,很好,很好!请进来坐,请进!”

林蝉玉非常健康,嗓子十分响亮,并没有嘶哑!

欲知后事演绎,且看下回分解;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