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 舟 绿 树——图腾醉作者自述(第三十五、六、七节)

第35节  健康的生活方式

从而立到知天命之年,香烟是我的好朋友。同志加兄弟,不可一日无此君。已达到每日一包的水平。也想戒过,但比戒色还难。如果不坐牢,是戒不掉的,有越抽越大的趋势。那么,近三十年抽下来,肺部烟油稠厚粘黑的程度,及由此造成的诸多毛病,是可以想象的了。脸上也会隐隐带上烟色。

由于坐牢,不得不戒烟。囚犯是不许抽烟的。时间足够长以后,烟瘾自然就彻底消失了。由一个色暗痰多的烟棍变成一个冰清玉洁的老书生,这才是我在监狱里得到的真正的改造。

有一种说法:坐牢的年数会加到原定的寿数上去。例如说,阎罗王的生死簿上你的寿命只80岁,由于坐了10年牢,这个寿命可以延长到90岁。就我的戒掉香烟这个情况来说,似乎可以附合这个说法。

囚徒生活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起居定时,饮食有节,酒色无缘,烟毒不染。有的人在外边啤酒肚大走路慢爬,坐牢数年以后竟变成了标准体形。

有一个叫做陈国君的老波士在香港开书店。偶尔做点副业:帮台湾发展地下工作者,赚点“车马费”。生活安定。老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只有一件不足:身体不大好,常闹肚子,消化不良。久治不愈。香港医生是没办法了。听说大陆医学高明,就起意道:到内地去挂个号如何?让大陆医生给他妙手回春。

但心里也不免犯嘀咕:偶尔那点副业会不会让共产党与他存下芥蒂呢?

老婆说:你那点副业算什么呀,现在改革开放,王维也放出来了。

老陈想想也是,现在进入“咸与维新”的时代,不至于拿我怎么样。

于是,老陈夫妻开始妙手回春之旅。厨房壁上还挂着一只金华火腿,准备回来再细切慢咽。

没想到的是:刚一进入大陆就给逮起来了!

就像一只老鼠,犹豫着迈入铁丝笼,啪的一声笼门在身后落下!

看守所里,老陈还想着香港墙上挂着的那只火腿。如果判个一年两年,火腿还在保质期吧?

没有想到的是,不是一两年,而是无期徒刑!女友判三年。

不过,陈老先生的病倒真的是妙手回春了。这双妙手不是从白大褂伸出来的,而是从警服伸出来的。经过多年的起居定时饮食有节,老陈的消化道疾病被牢饭彻底治愈了!

第36节  鬼谷子算命术

无论什么境遇我都能平静以对,这多少与我查过《鬼谷子算命术》有关。知道本人就是这个命。

该《术》有100篇。可天下不只100人哟,能算得准吗?鬼谷先生是将天下人的命运分成100个类型。每一个类型有千千万万的人。其中有的人是这个类型的正时辰生的,这个命的典型。其余的人则按微秒毫秒衍开去,属于非典型。所以天下人有各各不同的命运。

我是第70类正典型。“此命孤星重退神重耗神重”,判曰。命中有一个“重”字,就够喝一壶的了。本人却是三重,你想想!

“只可离祖自立,不可靠亲”,鬼谷先生劝诫道。也许,当年我的选择不去泰国投父,并非如同我自己说的那样是“一步臭棋”。假若去了,后果很严重也不一定。而1979年不满足于在上海的生活,带着老婆孩子企图移居泰国,事实证明那是非常不智的决定。如能记住谷先生的告诫,就免走这段弯路。而目前我这个生活状态,也早在“孤星重”的注定之中。

“重重浪里作生涯,百尺竿头打筋斗”,我的经历正是这样啊。挫折不断,风吹浪打,爬到一定的高度又跌下来。

“只因八字坚牢,根基不可动摇”。是啊,躲过余建平的子弹,受住吴莫托的砸脚,抵住本拉登另一种形式的恐怖袭击,后来在八十岁的时候还熬过上海第一人民医院的绑刑。居然还活着,在《鬼谷子算命术》的预料当中。

我是不是迷信?有神论者?我不敢说自己是一个有神论者或无神论者。动物能听到我们人类不能听到的声波,能感知我们人类不能感知的异象,这说明我们并不是无所不知的物种。古人不知道许多东西的存在,例如电磁波。当我们现在的人未来成为古人的时候,人类会否发现我们现在认为不存在的东西呢?只有浅薄的人才会一口咬定有神还是无神。我是一个谦虚的人,对这个问题是回避的。

但我认为,人类社会存在或存在过一个神秘的知识系统。例如鬼谷子算命法。算得很准,但我们不知道他是怎样算出来的。

第37节  女人

(一)

次年,台湾方面经过交涉,准备给我“补偿”三万多美元。但不能直接给我,要我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分次代领转交”。而且要我写一个保证书,从此两清,永不再找他们。

怎么“补偿”就完了呢?原来说好的每月三百多美元,20年算下来该8万多美元哪里去了呢?变成了临时给点“补偿”?

但此时我完全丧失了平等对话的地位。到哪儿找他们去,找谁?只好作罢。结果,只领到20万人民币。汇率算下来应该有26万的,被“信得过的人”吃掉了6万。

买了一台电脑,开始上网。出狱两年半时间里也没去找女人。没钱,也笨怯。算起来快18年没闻着女人味了。

此时我踏进互联网的门边。对于我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互联网是完全陌生的世界。更何况一个坐十多年牢的老人。幸好我比一般老人有求知欲,有学习力。不久就摸索到了入网的途径,会五笔输入法。有一天惊喜地发现:居然有婚恋网站,上边那么多美丽的女人相片,而且都在找对子!

填资料的时候,婚姻状况一栏甚是犹豫了一下。有婚姻在的。此时我想离婚了,老婆却不肯离。显然她某些情况黄掉了,不需要离婚了。先前我掐着她,现在她掐着我。掐着我又不回家。就是这个情况。那么,如果照实填有老婆挂在那里,是不能上世纪佳缘的。只好说假话,填“离婚”。

男人在年轻的时候多有异性崇拜的情结,以为女人是水做的骨肉,极清净极尊贵的。事实上,女人确有水做的,也有污泥做的。甚至厕所粪坑里的泥巴捏成的。进婚恋网站交友的经历使我对女人世界有较客观的认识。有的女人就是小偷、妓女的器质。女人的贵贱分许多档次。有的像青花瓷瓶,精美无比。有的泥胎瓦罐,内里还很脏,隔着三间屋子就能闻到她的臭味。这后一种,泥罐型的女人,往往喜欢唱歌,不喜欢阅读。能不能沉下心阅读一些东西,是判定女人档次的一个标准。

有一个高格调的女人,读到我写的东西非常欣赏。可惜地理距离上千公里。而且她有心理洁癖,我的情况不符合她的要求,至今没有见面,但保持着电讯联系。我称她“亲爱的小朋友”

在错过“小朋友”的同时我交往了一个青花瓷瓶。典雅华贵,惊为天人。世界观人生观所立的高度远非一般女人可企及。我们在街上听女人说话,往往能感知她们凡事过于认真,一粒芝麻也不得了。叽叽喳喳,尖声窄气,伴以紧锣密鼓的手势。这位青花夫人完全不是那样,什么都看得开,什么都从从容容。所以跟我这个年龄大很多的人也可以相处,愉快就行。说话言简意赅。嗓音钢琴般丰盈,流泉般清甜。有的女人发音一半来自地隙,另一半则阴阳失调,叫人闻之不乐。青花夫人的嗓音一半采自自然界的美好之声,另一半纯是雌音。在公园草地散步,忽然发现一种微型花朵,她会像五六岁的小女孩般惊喜地采而赏之。逛商店若看见陶瓷柜台,必驻足细观,留连忘返。另一个喜好是逛服装店。穿戴极有品味。极其讲究厨艺,烹调利索,色味香俱全。不像有的女人什么菜也不会做,而且耳朵不好使似的,每听一句话必惊诧反问“啊嗯?”

青花夫人是在上海谋生的打工仔。不是黑领,也不是蓝领,而是白领。我缺乏留住她的条件。连住房都没有。母女三人派代表说:你只要签字同意放弃房子产权,我就同意离婚。房子是你单位分配给你的,虽然房产证上没你的名字,我们也不好赶你走。可以让你终身居住。但必须签字同意对房子产权永不争议,房产局这样说的。只要你把字签了,我们就离婚,把现在还赖在这里的户口迁走。并写好补贴你生活费的承诺书。

照理,我应该等她们将所有承诺实现以后再签字,对不对?可是我把智力傻到学龄前儿童的水平,竟然就签字了。一签,好,该对方做的事项全泡汤!我又不能找她们交涉去。连她们住的地方都不知道,怎交涉?

我住在这套房子里,有锅碗盆瓢,但没有根基。青花夫人怎么可能在上海留下来呢?打工生涯结束后,回老家去了。知道我的依恋之深,为了不藕断丝连,果断地以她亲属的名义发布假消息:先是生病,后来死了!

接到消息我陷入撕心裂肺的悲痛之中。撕心裂肺是个成语,不足以描述我内心的痛苦和魂魄的消散。将她的相片制作成水晶材质挂起来,祭奠,怀念。悲伤不已。大约一年之后,我从婚恋网站和QQ空间发现疑迹,短信向小区警官诉说惶惑,警官根据零碎不全的资料(连身份证号码、详细住址都没有),通过公安网终于查明死讯是假,其户口由某处迁至某处,现居何处,等情况。知道她还活着,我大喜过望,还跑到银行往她的账号打入2000元。

此事终于过去,心平静下来。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 + 9 =